默笙

杂食

【甜软】enchanted(end)

     小甜饼,最近发生的不好的事太多,安慰安慰自己和朋友们,顺便希望两只早日康复


“我还是不习惯你的新发型。”当莫德里奇拿着一捧花站在克罗斯家门口的台阶上时,克罗斯抚摸着莫德里奇被削短的金发,脱口而出。

 

    “长发太热了。”莫德里奇把放在自己头顶上的手拿下来,“你到底让不让我进门?”

 

     克罗斯侧过身让他进门,等莫德里奇刚踏进门槛,就被克罗斯推到墙壁前,迫不及待地亲吻,那捧花则被扔在地上,被它的主人遗忘。

 

     休赛季漫长而无聊,旖旎的长夏刺激了人体深处慵懒的基因,就像他们现在一样,瘫在客厅电视机前的沙发上打游戏,莫德里奇一开始端端正正地坐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往下陷。而克罗斯一开始的姿势就很妖娆,他头枕着沙发的扶手,几乎半躺着,他的腿折起来,脚丫荡来荡去,不时擦过莫德里奇的腿。

 

“你行不行啊,”克罗斯轻轻踢了莫德里奇一脚,“连输两把。”

 

“那是我没认真打。”莫德里奇翻了个白眼,“我现在要认真起来。”

“骗人。”克罗斯鲤鱼打挺坐起身来,靠在他旁边,“你就是菜。”

 

“分手五分钟,电子竞技不需要爱情。”莫德里奇往旁边挪一挪,两人各占半个沙发,中间空出了一段安全距离,以防擦枪走火,他们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的电视屏幕,只见他们操控的两辆赛车紧紧贴在一起,几乎齐头并进。

 

最终莫德里奇以微弱优势获胜,他整个人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这架势比拿了冠军还开心:“我说什么?啊?”

    

“你个奔三的人怎么这么幼稚。”克罗斯无奈,“今天我洗碗。”

 

“ok,我现在就在日记本上记下,某年某月某日,克罗斯玩赛车居然输给了我一个奔三的老头子,所以他洗碗。”

 

“你写,随便写。”克罗斯“恼羞成怒”,将沙发上的枕头往他头上一扔。

 

莫德里奇一歪头,躲过了枕头的袭击:“你看,输了就耍脾气,谁幼稚啊?你这个人啊,在队里整天就装的一本正经地样子,我一定要把你真实的一面揭发出来……你这个虚伪的人。”

 

次日,马德里,烟熏火燎的烧烤摊前。莫德里奇和克罗斯坐在方桌的一边,面对着对面的两个队长的八卦的眼神,相视一笑,叹了口气。

 

“卢卡,你怎么不声不响地就把小托尼拐走了?”拉莫斯将一盘午餐肉放在烧烤炉盘上,语气颇有点失落,“而且你都告诉伊克尔了也不告诉我。说好的友谊呢?”

 

“托尼想低调些,我也是。”莫德里奇将一块肉夹到克罗斯的盘子。

 

“说实话,你们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在谈嘛,”卡西接着吐槽,“要不是我那天撞见你们在更衣室门口亲吻,我根本不会往这方面想。”

 

“说实话,托尼这段时间确实有尝试增加和我的肢体接触,但是……”莫德里奇忍不住笑出声,“好像也没啥,加雷斯甚至偷偷问我我是不是和托尼吵架了?”他朝着克罗斯使了个眼色,“果然我们没什么恋爱感么?”

 

“好好好,分手五分钟。你找别人去。”克罗斯还特意把椅子往外拖了一点,“这种事又不能怪我。”

 

“确实。”莫德里奇伸腿试图把克罗斯椅子勾回来,“就连在比赛场上我都没吼过你,托尼。”

 

“蒙承厚爱。”

 

“完了。”拉莫斯哀嚎,“你是彻底被这小子吃定了,卢卡。我不该在这里,我应该在桌底。”

 

“那天我记得你们两个一起回去的,第二天也是一起来训练的,”卡西刻意在这里停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我把他送回家睡觉了。”莫德里奇摊摊手,“然后第二天再接她过来,没有什么故事,不好意思。”

 

“这还叫谈恋爱么?”拉莫斯吐槽,他又吃了块烤肉,“真没情调。”

 

 克罗斯与莫德里奇相视一笑,也许还是有区别的,克罗斯想着,他回忆起了昨天莫德里奇刚剪过的头发的触感,不太长也不太短,抓起来也非常顺手,还有相依而眠时对方的体温,缱绻的夏日夜晚。

 



【娱乐】假如toni是fedal cp大手(2)

放飞自我ing

上一章请看目录


2.

 

次日克罗斯的团队上线看了下抽奖结果,中奖号好巧不巧也是来自西班牙,不过设置了私密账号,无法得出更多信息。

 

克罗斯遂亲自和他联系。“恭喜你,请你私信我你的地址,我将衣服寄给你。”

 

对方回了一段地址,用的是西班牙语,克罗斯仔细看了看,感觉不像是个家庭地址,而是个单位地址。

 

“收到,到时候请查收,最好在推特发一个repo。”

 

“没想到你还是托尼的死忠,”那人感慨到,“不过那家伙文字水平比你低多了,平时只好惜字如金。”

 

克罗斯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发一个emoji调侃,“其实我就是托尼克罗斯,你信吗?”

 

“哈哈哈哈,那我还是阿森西奥呢。”

 

     一时间,克罗斯竟分不清这是敌是友。他将衣服包好,填好了快递单,委托前台交给邮政局。

 

虽然西班牙人做事效率屡屡被吐槽,但是邮政局速度还是很快的,不久克罗斯就收到了确认短信。他瘫在沙发上,想着接下来一章的更新,一筹莫展,于是他决定放松一下自己,看两篇其他作者写的足球同人获得灵感。

 

他很喜欢在比赛前看对手的同人文,这种感觉很有趣。作者们脑洞大开,双骄是足坛蜘蛛网的中心,有时候他们内部消化,有时候和队友翻云覆雨,他们的对象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两个人,有时候一首发,或小清新,或粘腻,有喜有悲,跌宕起伏,可歌可泣。

 

这给他造成的后果时,有时候他上场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对手,又联想到同人里面他们楚楚可怜的模样,忍不住发出了迷之微笑。

 

“托尼?”他的搭档莫德里奇捅了捅的腰,“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我看你对着对面的守门员笑得像个花痴一样。”

 

“什么都没发生,”但克罗斯上扬的嘴角暴露了他,“我就是想笑。”说着他冲上前,接过巴斯克斯的传球,朝着球门轰了一脚。莫德里奇目瞪口呆,但他看到了教练的指示让他赶紧回防,他摇了摇头,默默向前跑去。

 

“我觉得你的打开方式不太对。”他们好不容易赢下了比赛,莫德里奇拦住克罗斯,克罗地亚人的右手撑着墙,稍微踮了踮脚,他的语气很严肃,配合着低沉的音调,让克罗斯紧张了起来,他反复反思自己在比赛上有没有犯下失误,“你昨天是不是熬夜看比赛了,黑眼圈又重了。不过你本来黑眼圈就重。我只是觉得你今天特别亢奋,我寻思昨天费德勒和小牛都没比赛啊。”

 

 “额,真没什么,”克罗斯开始给自己顺毛,此时莫德里奇的手机锁屏弹出了一条推送,“昨天晚上有更新?”

 

“什么更新?”克罗斯凑过去看他的手机,好巧不巧,这正是自己的汤不热账号,但这不是更新,而是他发了一条开奖的通知。

 

“这人也是你的粉丝啊。”魔笛拍了拍克罗斯的肩膀,“哦豁,还是你的签名球衣,不得了不得了。”

 

克罗斯面无表情:“你也在看这文章?”

 

     “这个作者在reddit很火啊,我也看了看,很专业,而且简直就像是队里的人写的一样,连巴尔德贝斯的菜单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莫德里奇看了他一眼,“只是种猜测。”

 

     “大概是卡斯蒂亚的小萌新写的文章吧。”克罗斯一本正经地接着推理,“还挺有意思。”

    

 


【娱乐】如果toni是fedal cp 大手【1】

cp先保密,这章只是一个开头,终于将萦绕在内心的脑洞写出来了2333

fedal指费德勒x纳达尔的cp

1.

      作为知名网球爱好者,费德勒死忠粉,皇马颜值担当的托尼克罗斯,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他喜欢回家之后宅在电脑前,打开ao3和汤不热,写同人文,逛论坛。

 

     当然球员逛论坛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皇马队长就有几个Reddit小号,专门以自己的名字作为关键词搜索帖子,一边收下迷妹给他p的图,单人图cp图的人,有时候心情不好还会和直男球迷辩论,最近几天他刚通过给球迷寄球衣的方式与他握手言和。但是,托尼克罗斯和他们不同,他喜欢逛同人论坛,尤其是充满了R18内容的“里区”。

 

托尼克罗斯进入论坛颇有些因缘。由于工作原因,以及同事们反复安利,他逐渐从一个单纯的费德勒唯粉,变成费德勒死忠+纳达尔路人粉,虽然工作繁忙,但是对于费德勒的比赛他场场不落,尤其是费德勒主办的laver cup,或者说lover cup,是一年难得不用服用速效救心丸,以轻松心态观战的比赛。就在观战的时候,他发觉fedal之间“出大问题”,一种奇妙的宿敌间惺惺相惜的感情,在两位正主的表现下,妙不可言。让他忍不住发帖感慨,顺便带上了双打专用tag“fedal”。他本来只想点开自己的推特看看格式如何,结果却不慎点进了tag,除了铺天盖地的双打新闻下,克罗斯敏锐地发现了cp粉们激动地自嗨,甚至有些还在自己推特发了粮仓链接。当然一开始克罗斯也不知道链接里面是什么内容,但是点开了几篇之后,一下子打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在通过经纪团队的妹子了解论坛玩法之后,他便也注册了一个小号,在fedal区发了一篇同人文----“绿茵旧事”。后来这篇文被安利推排为镇圈文,是fedal同人中足球au的开山之作。

 

在《绿茵往事》之中,费德勒是阿森纳队长,司职中场,号码是4号,而纳达尔则是皇马后卫,号码也是4号。费德勒一开始在巴塞尔踢得风生水起,小有成就,在温格的游说下,在22岁那年加入了阿森纳,温格对他爱护有加,为他专门设计战术,使他很快挤入了一流中场的行列,引领了阿森纳的“青春风暴”。在一场阿森纳和皇马的友谊赛中,他和天才后卫纳达尔相识,被纳达尔的进攻属性折服,以及网球的共同爱好,两人关系迅速升温。在临近结尾处,费德勒虽然收到了巴萨的offer,在纳达尔的劝说下拒绝了。在经历了互撩,试探的阶段之后,终于确认了关系。

 

这篇文虽然文笔一般,但是其过人之处在于文笔真挚,内容硬核,不仅对心理的刻画非常生动,对踢球的过程非常写实,甚至还涉及了足球的战术内容,让人不明觉厉。因此这篇文迅速出圈,甚至被外区的球迷拿来当厕所读物。

 

而克罗斯的id也迅速红遍论坛,涨粉神速,每当他在帖子里冒泡,必定被顶上首页,私信如雪片飞来,有人要他爆照,有人要他抽奖,这让克罗斯也有点难办。

 

 终于在克罗斯粉丝过千的时候,他决定搞一个粉丝福利。在和经纪团队妹子商量之后,他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件自己的球衣,潦草地签了个名。

 

“号外号外,fedal区作者搞抽奖福利,回复转发评论一条龙即有机会获得克罗斯皇马签名球衣一件!”

 

 


这赛季是要看皇马阿森纳比烂维持生活了么

昔年如歌:

搞了个水宽群,欢迎大噶加入




可逆不拆




托尼带水超甜der!

【番外】summertime sadness(缪吉中心)

将在电脑里的存档发一下,本文暂告一段落。

 

     从梅尔卡兹手里接过沉甸甸的温网奖杯时,吉尔菲艾斯险些因为手抖使它滑落下来。他的对手,奈特哈尔缪拉,或者叫“缪拉爵士”—毕竟他受封是已经板上钉钉的事,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盯着他手中的奖杯出神,直到注意到吉尔菲艾斯手抖之后,他嘴巴微张,做了“小心”的口型,但最终这句话被他咽回了肚子里。

 

     “.……最后的最后,我要感谢我的教练,安妮罗杰,当然还有奈特哈尔,尊敬的对手和朋友。”他说完还特地回头看了眼端着盘子站在后方的缪拉,正好对上了缪拉乍看有些凌厉的眼神,吉尔菲艾斯慌忙回头,匆匆结尾,“我的话完了。”

 

      吉尔菲艾斯很了解缪拉的胜负欲之强一点都不输他人,但像今天如此外显十分少见,三年前温网决赛,先寇布成就温网六冠伟业,缪拉则获得了人生中第六个大满贯亚军,内心苦涩的他在发布获奖感言的时候几度哽咽,说了两句话便匆匆下台,此情此景让苛刻的英格兰人也倍感唏嘘,纷纷在缪拉的社交媒体下方留言鼓励。

 

但今天不一样,吉尔菲艾斯很清楚缪拉对这个结果感到的比起悲伤,更多的是愤怒。他自认自己没做什么不合规矩的事,高强度的比赛使他小腿有些酸痛,脚踝扭伤带来的疼痛在冰敷效果慢慢褪去后大有卷土重来之势,这让吉尔菲艾斯有再次申请医疗暂停,让理疗师上场的冲动。

 

“……比赛瞬息万变,有时候胜负就在几分关键分之间,比如说吉尔菲艾斯在受伤之后还是神龙活虎地破了我的那局发球局---第二盘的第三分,没办法,这就是比赛。”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吉尔菲艾斯很难控制自己不去多想他这句话的内涵和意图,他尽量说服自己这只是缪拉不过脑子,或者只是单纯陈述这一事实,但结合他的那张臭脸,理智上他明白缪拉话里暗藏的讽刺,天地良心,呼吸道相关的毛病困扰了他这么多年,一起冬训的缪拉不可能不知道,同时体能极点也是事实,几分钟之后他依靠冰块麻痹酸痛的小腿,强撑了下去,正好缪拉陷入了令人不解的低谷和无能狂怒,使他错失了最后的冠军。

 

这之后,吉尔菲艾斯和缪拉在球员更衣室尴尬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缪拉更甚,一旦察觉到两人即将目光交接,就立即拿毛巾捂住自己的脸。

 

“缪拉,”在缪拉离开球员更衣室大门之前,吉尔菲艾斯叫住了他,“至于吗?”

 

“我只是陈述事实。”缪拉反诘,“不要像媒体一样过度解读啊,吉尔菲艾斯。”

 

 “那你何必讲这些阴阳怪气的话呢?”吉尔菲艾斯不和他绕弯,干脆挑明来讲。

 

  “这不是指控,吉尔菲艾斯。”缪拉将鸭舌帽反戴,“最多是质疑,不过答案已经不重要了,再见了,吉尔菲艾斯,以及,恭喜你。”

 

  “我接下来会休战几个月。”吉尔菲艾斯背上球包,往后门走,“我会替你加油的。”

 

   


我练!冲这个立绘和名字,我练!

【甜软】献给秋天

庆祝我群人数突破个位数🎉


ps:欢迎加入甜软南极天文台 群号:678141488





       窗外的枫叶渐红。




       “你以为把拆开的饼干盒用胶水粘上就可以掩盖你吃过这盒饼干的事实吗?”克罗斯站在沙发后面,弯下腰,以近乎无奈的语气质问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看电视剧的莫德里奇,他嘴边呼出的热气擦过莫德里奇的耳垂,莫德里奇浑身一激灵,慢慢侧过身来,以无辜的眼神看着克罗斯,绕开话题,“你打扰到我了,害得我错过了关键剧情。你看龙母正准备放火屠城呢?”




       “这一切都毫无逻辑。”克罗斯走到他旁边坐下,莫德里奇揽过他的肩,权力的游戏暴走的剧情让他们满脸迷惑,目瞪口呆。




       “小说肯定不会这么写的。”莫德里奇从口袋中拿出了一袋打开过的饼干,“我还给你留了些。”




       “算了,我还是吃冰激凌吧。”




        克罗斯是一个很典型的德国人——与那些刻板印象相似,守时,严谨,奇特的幽默,是那种性格严谨细致所以你会放心让他帮你安排生活的人,这点很像莫德里奇的经纪人妹子,讨论个合同年限都要画思维导图。




        “总是在周末叨扰你,也怪不好意思的。”莫德里奇这段时间养伤,百无聊赖,又因为疼痛心情郁闷,于是周末经常去苦苦支持中场的克罗斯家里,美其名曰“团结队友”实则蹭吃蹭喝蹭住,顺便让他协助监督复健。




         “省省吧。”克罗斯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慢跑去了。”




         又是一个秋天的早晨,夏天的余韵犹在,五六点钟朝阳就从窗帘缝中漏进室内。克罗斯醒的很早,莫德里奇还没起床,抱着一个狮子王抱枕在躺在客卧的席梦思上,深金色的头发盖住了他的眉眼。克罗斯盯着他看了很久,轻轻掀开他过长的刘海,附身一吻。




        莫德里奇并没有什么反应,应该是还没醒。克罗斯这么想着,蹑手蹑脚地离开房间准备早餐。




        他没注意到莫德里奇不经意颤动的眼睫毛。


         


         后来莫德里奇同样是在某年深秋搬离马德里的,据说是回家乡处理一些事务。克罗斯送他去机场,莫德里奇带了顶黑色贝雷帽,将及肩金色卷发包裹进去,他也到了发际线逐年提高的年纪,就如他所说“长发富含魔力”,他在足球场上的魔力犹存,但比起年轻时刻逊色了些。




        ‘Goodbye,love.’




       “别说的好像我是你男朋友一样的。”克罗斯将莫德里奇的登机牌塞到他手上,“一路小心。”




        莫德里奇表情有些僵硬,一脸欲说还休的样子,克罗斯继续开他玩笑:“怎么,你喜欢我?”




        “喜欢过的。”莫德里奇点点头,将毛衣领子往上拉了一些,“你呢?”




        “嗯。”话音刚落,两人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克罗斯还想说点什么,机场广播通知乘客登机,他们只得暂时挥手告别。




        秋天快过去了。




        




         

搞了个我推cp【克罗斯x莫德里奇,可逆】小群…想拉些小伙伴一起玩_(´ཀ`」 ∠)_




扫码加入或搜群号678141488




就很简陋的群宣…里面暂时就我一个【x




欢迎大噶加入!





【法外狂徒组友情向】成熟男人的交锋

 上条lof的脑洞,和 @粒酱 讨论过的脑洞


abo世界观,但本质是沙雕文。。


有水宽cp请注意


*法外狂徒梗来自肠胃老哥,本泽马:法国法外狂徒 & tk:东德法外狂徒

1.

         本泽马和克罗斯的友谊始于蕾哈娜。




          “听说蕾哈娜在里约的聚会上表演了?怎么样?”趁克罗斯换鞋的时候,本泽马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问他。




      “很好。”克罗斯敷衍地点点头,“我那时候喝多了,也记不太清。”




      “好好好。”本泽马心一横,终于问了在心中盘桓数日的问题,“她跟我说在聚会上遇到了很多帅哥,你觉得…额,这是指哪些人?她和谁互动比较多?”




        克罗斯努力回忆着:“那肯定不是说我,老实说我不是她的歌迷。”




        “什么?你居然不是她的歌迷?不过这也不是坏事,额,说实话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就算在里约我们也没见几次,我很想她。”




       克罗斯表情从一脸懵逼到开始坏笑,在被本泽马狠狠瞪了一眼终于正经起来:“我是不会抢你的女朋友的,你再给她发条消息吧,可能她在创作新歌了。”




       在开始训练前,克罗斯先给自己喷了很多信息素阻断剂,并追着更衣室每个人全身上下都仔细喷了一遍:“你们这些人,也太不注意了吧,现在这里味道就像是饭店的厨房一样。”




         “讲究。”本泽马点评。




       




2.




        在新赛季首战告捷之后,全队去撒盐哥的烤肉店团建,克罗斯尚未适应西班牙的蜜汁作息,等他顶着黑眼圈去吃晚饭的时候,他甚至忘了喷掩盖信息素的抑制剂。




        聚餐时本泽马坐在他旁边,吃了一会儿,本泽马忍不住对着他悄悄耳语了一句:“你闻起来让人想犯罪。”




         克罗斯非常惊恐,将椅子往另一边又靠了一些。




         “别误会。”本泽马摊手,“我第一次闻到有人信息素是猪肉味的。”




         “准确上说是巴伐利亚大香肠味?”克罗斯纠正道。




         “你放心,安切洛蒂作为美食家对食物并不挑剔,不像穆里尼奥,因为不喜欢香菜以及花粉过敏所以对两位队长——信息素是香菜味的拉莫斯和信息素是花香的卡西很有意见。”




        “别给德国菜洗地了,卡利姆,”瓦拉内吐槽,“虽然那边猪肘子和啤酒还不错。”






3.




        来马德里一个月之后,克罗斯开始适应了西班牙的生活,他甚至喜欢上了西班牙海鲜饭和西班牙火腿。C罗将自己的御用发型师推荐给他,给他换了一个发型,一切都是崭新的开始。




         直到那天拉莫斯邀请他一起去泡澡。克罗斯万万没想到自己发情期居然提前了,而阻断剂沾水多了效用大大降低。他舒舒服服地瘫在池壁上,整个浴池顿时肉香四溢,再加上香菜调味,这味道让他和拉莫斯都有些恍惚。最终,在这俩贴到一起炖肉汤之前,佩佩把他们拖上了岸。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克罗斯依旧神采奕奕,在后劲喷了很多香水,但是再多的古龙水也盖不住浓郁的信息素——香菜炒香肠味。


      


        训练到一半拉莫斯就过来和克罗斯搭话,问他身体状况是否良好,临别还摸了把克罗斯的翘臀,克罗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主动避开,还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本泽马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你不是alpha?”




          本泽马的声音特别大声,周围的队友纷纷侧目,克罗斯挑了挑眉毛,摇了摇头:“是,我是omega,虽然信息素味道很重。”




       其余队员又将视线对准了拉莫斯,仿佛在谴责队长趁人之危,捷足先登,不顾其他单身队友的行为。




       “只是临时标记而已。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情况,了解了之后,本着帮助队友的想法……”拉莫斯不说下去了,在周围队友还保持宕机状态时,本泽马很快明白过来,心中默念——




        酒肉穿肠过,安拉心中留。